首頁 > 武俠仙俠 > 洪荒里的魔王養成 > 第一百零六章 鳳州

第一百零六章 鳳州

小說:洪荒里的魔王養成 作者:帶感辣條  字數:2935

? “十二重天是闡教的資源,難不成是黃龍同輩的十二金仙?”喬竺說道。閃舞小說網www.lbnwsg.live

“未必…無論如何,這次布道,我們都要去!不光是你我,群里的人想必也都蠢蠢欲動了…這對咱們來說,機會難得,沒準可以打聽到現在洪荒的狀況。若是…我是說萬一的話,得此人青睞,讓他帶咱們離開十二重天,也不是沒有可能。”肖戰的心思開始活絡了起來。

十二重天的人想要前往洪荒大陸,都要過了黃龍真人這一關。

但若是洪荒的仙人,來去自如,便不用。

以其身份,帶幾個小輩走,不過一句話的事兒。

“先不談咱們這些穿越者,這次布道,對于十二重天的頂級巨頭也是一場造化,黃龍真人沒準也會現身…大佬們的聚會啊!咱們這樣的小蝦米,怕是連門都進不去。再者,也是危險至極,一旦暴露,想逃都不可能。”方樂賢吧唧著嘴。

三個人對視一眼,沉默了。

“先打聽一下消息。”肖戰沉聲應著。

這信息既然是天機院發布的,那天機院對于此事的內幕一定十分清楚。

他雖然沒有可靠的消息來源,但他和藥莊山雙星之一的柳和文是朋友啊…后者不是與那個叫什么牛八斗的人關系不錯嘛?……

看來,要去藥莊山走一趟了。

“你是打算去找那個柳和文吧?不是我說,即便身為十杰的他,都未必有資格參加這場布道。www.lbnwsg.live”

方樂賢瞅了瞅肖戰,一下便看出了他的念頭。

“那也總比干瞪眼強吧?”

“你認識柳和文?”

一邊的喬竺目光驚疑的盯著肖戰。

“嗯,那小子當初哭著喊著,要當我小弟,我看他人不錯,就勉為其難的應下了。”肖戰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道。

“……”方樂賢聽罷,翻了白眼。

這牛吹的。

求你當個人吧!

……

足足在海上行駛了將近一個月,這艘大船才終于到了鳳州一座臨海都城。

金平城。

方樂賢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,這多虧了肖戰兜里那些強化過的丹藥…否則,以他自爆靈器反噬的情況,沒有個大半年是絕對下不了床的,甚至有可能連道基都毀了,絕不可能在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便恢復的活蹦亂跳。

而這些天,經過彼此的通過,三人也都互相更為了解。

就比如說喬竺的金手指……

她的金手指相當于‘隨身自帶bgm’,可以根據bgm的曲風對敵人和隊友施展各種狀態,有固定增益效果的,也有隨機的負面buff,并且控場的范圍也不一樣,可作用的目標數量也不同。

在使用金手指的能力時,她本人則會有不同程度的受限情況。

就比如,在與萬秋燕交手時,她一定時間內無法行動。35xs

而bgm的強度和能力,是需要她自身的魅力值來兌換的,魅力值的獲取很簡單…就是依靠她好看的皮囊,征服異性或者同性。

這也是她為何要禍害無數良家少男的根本原因!

在歡喜塢時,喬竺之所以對肖戰上心,是因為在她金手指的顯示下,肖戰的綜合魅力值很高…要是把肖戰拿下,她的收益將會很可觀。

至于,她的能力是如何判定一個人魅力的…肖戰估摸著,也就是那幾樣。

天賦、外表、性格魅力什么的……

喬竺也曾明確的表示過,肖戰的魅力值是她自魂穿過來后,見到的,極少數的高標!

方樂賢…就不提了。

知曉了喬竺的本事后,肖戰十分興奮。

他很清楚,喬竺也好,方樂賢也罷,他們的金手指似乎都有點小逆天…給目標加各種buff!

那就說明,不管對方實力強到什么地步,buff的效果是不變的!

就算是方狂屠那種巨頭,一旦中了負面buff,照樣會受到和化神期修士,一樣的影響。

這就有點變態了!

而方樂賢的‘輸出全靠吼’,是一種比較單一的增幅手段,并且還需要親自觸碰到媒介,限制太多。

單從某方面看,強化的純粹性要比喬竺更厲害。

但若論團體作用的話,喬竺的金手指明顯更勝一籌。

喬竺今后在小隊中的定位,更適合輔助。

同時,肖戰二人也知曉了喬竺之前的小隊,鳳凰。

喬竺是隊長……

團滅的起始,就不過多敘述了…如今她雖然釋然了,但畢竟是傷心事兒。

只能說是因為她的大意和天真,也因為她在風月庵極其重要的身份與地位,讓幾位同伴卷入了漩渦之中,最終死在她的面前。

……

“其實…相比較我和他,你的能力才更可怕,我指的不是在戰斗上。我與方樂賢的能力,都有著很好臨場發揮的效果。而你的‘數據之眼’,恐怖的是它的全面和成長性,即便沒有其他人輔助,光靠這個金手指,靈器、丹藥、道法、個人天賦,方方面面也不需要外力幫忙,也就是所謂的‘一人成軍’。有了它,其實你一個人就夠了。”

喬竺震驚的臉色,不似裝出來的。

她接觸過的穿越者,無疑要比肖戰二人來得多,而且也更為了解群里的狀況。

她自認為自己的金手指已經算是中等偏上了,但肖戰的金手指,即便稱不上是最極品的,也是一流了。

“你說的沒錯,但我的數據之眼,若是更夠造福整個團隊,讓團體的力量得到升華,那我收獲的,將遠比我一個人要大幾十倍上百倍。”肖戰微微一笑。

其實,早在知道方樂賢的能力時,肖戰已經隱約意識到自己金手指的不同。

對于喬竺的駭然,他有所預料。

……

“鳳州嘛?果然和南洲與荊石洲不同。”

三人下了船,走在都城金平的一條主道上,肖戰感受著周圍的人文風氣,訝異道。

南洲自不用多說,他和喬竺在途經荊石洲的時候,也見識到了瑰麗壯闊的風景…荊石洲多是風沙戈壁,或險峰禿嶺,所以使得此州民風十分彪悍,就連修士及妖物的脾氣都很是火爆。

而且,一些煙火之城內的建筑,極其簡易,房屋殿鑾的線條也是粗獷,一點都不漂亮。

哪兒哪兒都透著一股子狂放和隨性,說白了,就是土。

吃穿用度,各個方面,都沒有太大的要求及水準。

生活質量比蠻夷稍好一點。

但一到了這金平,他們就好像走出舊時代,融入了一個嶄新的生活面貌當中。

城中的閣樓店鋪很矮,最高的也才三層。雖看著沒什么氣勢,但建筑卻雕琢的異常精致,幾乎每一處梁棟,都刻有秀氣的字體,或掛著充滿風情的畫幕。

馬路上的行人,穿著打扮也特別樸素,身上沒有過多點綴的飾品,自身氣質卻顯得干凈利落。

人們都是彬彬有禮,即便互相不認識,若有眼神不經意間的交流,也會點頭示意。

一切的一切都展現的恰到好處。

鳳州的人,似乎更在意的是細節,是內涵,不奢求浮華的外表…僅僅行進了沒幾步,就讓肖戰有一種來到了小城悠悠,煙雨江南的錯覺。

整個人,很舒服。

北京赛车开奖记录